首页 旅游 黄金德案夯实美国“出生公民权”

黄金德案夯实美国“出生公民权”

浏览:2830 2019-09-11 07:34:15 作者

11月22日晚,

在美国历史上,美国授予公民权的主要原则是属地原则。虽然在美国法律中直到内战之后才有公民身份的实际定义,但人们公认任何在美国出生的人都会自动成为公民。在美国内战结束和废除奴隶制之后,国会颁布了1866年《民权法案》,该法案的一项规定宣布,公民不仅包括获得自由的奴隶,也包括“所有出生在美国且不受他国管辖的人——不缴税的印第安人除外。”就像很多其他国家移民一样,中国人也被吸引到美国。

令人惊喜的是,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同名小说已上线咪咕阅读,没看完电视剧不要紧,赶紧下载咪咕阅读抢先感受锦觅和旭凤的甜虐情劫吧!

【环球时报综合报道】最近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他计划签署一项行政命令,结束“出生公民权”。此事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,众多美国媒体纷纷刊文介绍“出生公民权”的历史,19世纪末期,一位名叫黄金德的华人在美国最高法院一起“出生公民权”案件中胜诉,这起案件影响了美国100多年。

1873年,一场金融危机引发了欧洲和北美的大萧条,白人损失惨重,他们开始寻找替罪羊,由“华人必须滚蛋”口号煽动起来的种族主义嘲笑、暴力和纵火遍及加州。对美国华人来说,这是一个“排斥时代”,美国在出现激进转变。在这种反华氛围下,美国国会于1882年通过《排华法案》,禁止所有中国劳工入境。已经在美国的华人被允许居留,但如果他们离开美国后又想回来,他们就得重新申请。而下一个目标瞄准了在美国出生华人的公民身份。

4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构成走私犯罪被抓获

很多专家都表示,美国政府诉黄金德案在美国民权史册上是个重大案件。不过,这起影响美国未来百年的案件当时几乎没有引起美国公众关注,《纽约时报》只刊登了一篇简短报道。这起案件也没有改善美国华人的生活,尽管最高法院发表了声明,但华人直至20世纪中期才被当作公民看待。而黄金德最终还是返回了中国。

调查还发现,逾七成受访者自认为,走出校园投入工作以来“尚未找到”职业生涯方向,工作主要是为了“赚取基本生活费”“增加生活品质”“赚钱圆梦”等。在家庭与事业两者之间,48%受访者认为自己处于平衡状态;认为处于“失衡”状态的则超过半数,达52%。

1895年秋季,华人小伙黄金德在“科普特号”蒸汽轮上等待着,他看上去困惑和惊恐不安,这艘船从中国返回后漂浮在旧金山湾。黄金德之前曾去过中国,回美国并没有碰到什么麻烦。但这次,美国拒绝他入境,让他返回他搭乘抵美的“科普特号”,接着再转乘前往中国的“盖尔号”轮船。几个月来,只有旧金山湾的潮汐同他相伴,他在那里等待着命运的消息。他不可能知道他即将卷入美国政府的一起“测试案件”,当时美国政府中的一些人受反华情绪影响,试图破坏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中的公民出生地原则条款。

“新年快乐!”小王转向黄文杰点了点头,又转向下一位顾客,脸上依然带着真诚的微笑:“你好……”(记者 朱立杨)

尽管有争议,1898年3月28日最高法院裁定,黄金德已经在出生时获得公民权,大法官霍勒斯·格雷表示,“历史和法律不可抗拒地引领我们得出这个结论,宪法第14条修正案确定在领土内出生的古老而基本的公民权规则……这个修正案用清楚的话语表明,所有在美国境内出生的孩子,不论种族或肤色都是美国公民”。多数法官意识到这起案件的影响远远不局限于华人,如果把出生在美国的其他国家公民或臣民的子女排除在公民之外,那将拒绝成千上万的英格兰人、苏格兰人、爱尔兰人、德国人或其他欧洲血统的人,他们一直被视为美国公民。新罕布什尔大学法律史学家萨利尔说,如果当时最高法院作出相反的裁定,那美国就会变成“外国人的殖民地”,而不是一个由移民组成的国家。

本次台风“温比亚”带来的洪涝灾害发生后,潍坊银行第一时间投入抗灾救灾,组织工作组赶赴灾区,积极开展抗洪抢险并向灾区捐款捐物。认真贯彻市委市政府灾后恢复重建工作的政策要求,总行党委召开专题会议部署抗灾救灾及灾后重建工作,成立12个金融服务工作组主动上门与受灾户对接金融服务需求,出台了支持抗灾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的实施方案,迅速推出单列信贷额度5亿元、优化信贷审批流程、降低贷款利率等有效举措,加大对灾后重建的资金支持。下一步,潍坊银行将继续贯彻政府要求,主动对接灾区金融需求,为灾后重建工作贡献力量。(维轩)

此外,政府部门还要逐步建立行业标准,提高营地教育的准入门槛,不能让这种杂乱无序的“野蛮增长”继续发展。相关部门要不断扶持研学旅行,不断加大营地教育的政策引导和资金的投入,从中国国情出发,从中国青少年的需求出发,实现中国营地教育产品的特色化发展道路。(作者:杨程,系国家教育行政学院讲师)

深化金融改革开放,推动金融业健康发展

新罕布什尔大学法律史学家露西·萨利尔说,像黄金德这样的年轻人被称为“意外出生的公民”,他不知道排华分子“正在找一些可怜的‘傻瓜’”,从而在美国最高法院制造一个典型案例,那个“傻瓜”就是黄金德。

文章称,近10年来,在每年由新加坡主办的最著名印度洋—太平洋防务论坛香格里拉对话会上,有关这场重大地缘政治变化的类似观点得到了充分展示。

1894年11月,黄金德再一次前往中国,行前他拿到了他认为返回美国所需的文件,那是一份“印有他照片的经公证过的宣誓书”,指明黄金德是出生于旧金山的美国公民。到中国后,黄金德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长子。然而,1895年8月,当他乘坐“科普特号”蒸汽轮抵达旧金山港时,他被海关征税员约翰·怀斯拦下。当时,美国没有移民官员,进入美国的人由海关征税员检查,许多海关征税员都存在种族偏见。怀斯自称“中国移民的狂热反对者”,他不准黄金德进入美国,他问黄金德:“你在之前去过中国吗?”“是的,之前去过一次。”怀斯又问:“你是在哪里出生的?”黄金德如实回答:“萨克拉门托街,我父亲开了家商店。”怀斯接着问:“旧金山有任何白人知道你出生在这里吗?”黄金德说:“瑟楞格先生,我小时候他就认识我。”尽管如此,怀斯还是坚称,黄金德出生在美国但不是美国公民。就这样,黄金德被送回“科普特号”上,接下来,他在这艘轮船上焦急地等待了5个月。

在华人自助组织中华会馆聘请的律师帮助下,黄金德对海关征税员拒绝承认他的“出生公民权”发起法律挑战。一开始,这起案件由联邦地区法院审理,1896年1月3日,地区法院法官宣布黄金德是美国公民,理由是他出生在美国。但美国政府决定就地区法院的这一裁决直接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。考虑到最高法院过早裁定此案可能会对1896年美国总统大选产生影响,所以政府推迟了上诉时间。1897年3月5日,口头辩论在最高法院举行。司法部副部长霍姆斯·康拉德代表政府发起上诉,他在一份简短声明中称,《排华法案》表明美国无论如何都不想让华人成为公民。黄金德的辩护律师是前助理司法部长马克斯韦尔·埃瓦茨和旧金山知名律师托马斯·雷奥丹。最高法院大多数法官认为,如果黄金德是美国公民,那么国会通过的《排华法案》就不适用于他。

黄金德1873年出生于旧金山,父母都是来自中国的移民。黄金德出生时美国处于赤裸裸的种族主义时代,一个调查中国移民问题的国会委员会将美国华人描述成“语言不同的异教徒,精神和道德素质低下”。在黄金德9岁时,由于美国官方和社会对华人的排斥,华人的生意处于濒临崩溃边缘,美国华人人口急剧减少,从约10万人下降至约7万人。黄四平做了不得不去做的事情:他带着包括儿子黄金德在内的家人返回中国。随着时间推移,年轻的黄金德发现他在中国的发展前景有限,1890年,他返回美国,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。随后,他在加州马德雷山区找到了一份厨师工作。黄金德和其他出生在美国的华人处于微妙境地。他们无论何时冒险前往中国探亲,返回美国时考验就会到来,届时他们可能会被接纳也可能会被拒绝。